典型宣传
向善利他,正道正业 ——奇正藏药集团董事长雷菊芳

摘要:雷菊芳,从临洮走来的陇原女子,以质朴和坚韧开创了独属西部的产业天地,在藏医药领域创办奇正藏药集团;虽已过天命之年,仍然不辍求索,耕耘在西部沃土,谱写了一曲沁人心脾的西部创业者之歌。2010年,雷菊芳被全国工商联授予创新企业家奖。

她创造着财富,却从不独占财富,在她看来,财富是属于社会的,更是属于大众的,她这样说,也这样做着。她把诚信纳税、持续提高职工工作生活水平看作企业的本分,投入身心谋求发展,报偿国家和社会之心更一刻不减,刚刚起步,就将“公益”二字纳入她的事业计划。十几年过去,她创立的企业——奇正藏药已经成长为业界龙头,她也用“利他”书写了生命的华彩乐章,领略者无不叹慕,而她仍旧是布衣简履,粗茶淡饭,不改黄土高原赋予的淳朴天性。藏药承袭千年,本有的智慧传奇只等人续写,一路谦恭走来,有人说雷菊芳创造了藏药传奇,不如说她在用实业守护精神价值。

用雷菊芳自己的话说,她是一位天生的理想主义者,正是内心利益他人的追求,以及探究钻研的专注精神,促使她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牵引她亲近以利益众生为旨的藏医药文化。

以利他之心发展传统产业

雷菊芳于1993年创立的奇正藏药十多年来扎根西部,依托于藏区悠久而丰富的自然资源和藏医药文化资源而成长发展,成为我国藏药产业的龙头,现拥有GMP药厂、GSP营销公司等全资及控股子公司16家,1300名员工,涉足藏药、日用健康品等相关产业领域的集团公司。生产包括湿敷贴剂、藏药浴、传统藏药三大系列的藏药精品拥有73个药品批准文号,产品涵盖心脑血管、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生殖系统、神经系统、骨骼肌肉系统、妇科疾患等治疗领域,获得62项专利技术。

奇正藏药致力于依靠现代科技传承和发展藏医药,在保持藏药优秀特质的基础上,积极应用新技术,在生产技术创新方面多年持续投入,实现了传统藏药生产和现代先进制药技术的融合。20081月,奇正藏药获批领衔实施“国家十一五重点科技支撑项目”《藏医药现代化发展关键技术研究》,其在产业内成熟的创新实力首次获得国家认可200911月,奇正藏药获得国家发改委 “藏药固体制剂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藏药外用制剂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授牌,标志着以奇正藏药为代表,藏药产业的科技创新能力正迈入一个新的阶段。奇正藏药在带动藏药规模化、产业化方面探索出一条新路,极大地推动了藏药产业的现代化进程,以外用止痛贴膏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业绩成为我国医药业的知名品牌企业,使优秀的藏药精华得以进入内地主流市场,造福更广大的患者群体,极大地促进了藏医药文化的传播和弘扬。

甘肃省中藏药资源优势突出,藏药传统经典研究成就显著,藏药加工与产品销售初具规模,同时,甘肃作为连接内地与藏区的交汇点,拥有中藏药研发科研人才与技术资源聚集的独特优势,甘肃医药工业聚焦优势、调整产品结构,已形成以中藏药和生物制药为主导的产品结构,在特色医药发展上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奇正藏药立足青藏高原,依托甘肃特有资源优势和政策支持,将奇正藏药甘肃生产基地打造成最具创新能力和技术优势的生产平台在生产工艺革新、专利持有、产业化示范等方面形成了自身过硬的优势,成为藏药行业最先进制造力的代表贯通了藏区优势资源和内地大市场之间的联接,支撑奇正藏药向全国发展。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甘南,以求学解惑之心走上高原的雷菊芳读到藏医药八十幅挂图之一的《胚胎发育图》,清晰的描绘超越语言将生命的奥秘揭示给了雷菊芳。当得知这幅图的精准理论是不借助于任何仪器描述出来的,比显微技术证实胚胎发育的秘密早了整整1000多年,雷菊芳深深感受到,自己叩开了宝库之门,更感到利益他人的追求找到了落点,事业找到了归宿,她以一个学子的身份自然步入藏医药殿堂,对整个藏区五省进行了逾百次的深入实地的考察、学习,以真诚恭敬的心向藏医药大师求教,奇正藏药得以建立,传统藏药的甘露,就这样流入奇正事业的血脉。

奇正藏药创办之初,雷菊芳遭遇到藏药现代化的难题,在传统市场上,藏药保持传统的工艺方法进行生产,是能够适应市场需求,满足消费者预期的。但不走出藏区,藏药产业就很难有大的发展。在整个产业层面上解决共性技术难题迫在眉睫。

凭借科研工作者的敏锐,雷菊芳认定未来藏药产品要做成大品种,靠两个科技含量,一是靠传统的科技含量,从老祖宗留下的宝库中筛选出疗效好的药;二是制剂工艺的科技含量,要用现代制药技术做出让医生、消费者确信价值并无可挑剔的产品。

雷菊芳带领藏汉研究专家成功开发了新剂型专利藏药——奇正消痛贴膏,坚持传统文化融汇现代经营观念、资源优势嫁接高新技术的宗旨和方向,充分发挥藏医药文化独特的历史价值,同时运用现代科技手段——真空冻干,科学地解决了青藏高原天然植物的活性物质提纯和保存难题。产品一面世,就受到众多患者的欢迎,以其速效可靠,成为国家运动队首选的必备药品。

奇正消痛贴膏属于专利产品,无论从剂型、药物释放方式、包装形式都属于国内外首创,国内外均无现成的配套生产设备,奇正藏药创制了专用模具加手工的制作方法,摸索创立了严格的质量保证体系,针对质量控制关键点进行自主研发,通过专用设备的开发实现生产标准化。在创制专利设备率先解决奇正消痛贴膏的中间体,药垫装量标准化生产的问题后,奇正又将品质优化的目光定格在药垫位置的标准化上,尽管药垫的位置根本不影响产品质量。

随着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奇正消痛贴膏生产量持续增长。为保证药垫位置的一致标准化,也为适应产业化生产,提升产品品质,奇正藏药在国内外寻找合作方制作专用设备,在外用制贴设备最为发达的德国看到了相近可改造研发的设备,德国设备厂商听说奇正藏药是中国外用止痛药物第一,非常感兴趣,专程来奇正藏药考察商讨研发思路,但最后给出的设备造价每台高达1200万人民币,仅仅一个环节的试验费就高达6万人民币,奇正藏药的技术人员论证了考察结果后提出自己做。2004奇正藏药成立了项目组,针对奇正消痛贴膏的特异贴剂自主创新研发生产设备,经过一年多的奋战,试验取得了成功,第一台制贴一体机制造出来了,经过4个多月的连续运转与性能验证,确认达到预期设计目标,能够实现贴剂的自动化生产。

奇正藏药自主研发的制贴一体机成功地将多点布料技术、真空给料技术、超声焊接技术、自动连续制贴技术应用到奇正消痛贴膏的生产中,整机采用PLC控制界面,实现了奇正消痛贴膏的自动化生产与产业化突破。奇正藏药自主研发的制贴一体机取得全自动制贴机整机、活塞式微量多点均布给料装置、无纺布纵切装置等7项专利,其技术水平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制贴一体机专利设备的开发既体现了奇正藏药的制造技术创新能力,也体现了奇正藏药的综合创新能力。

十几年来,奇正藏药依靠科技创新在藏医药产业内创造了多项第一,作为藏药企业首家通过国家GMP认证、率先在藏药口服制剂生产中使用薄膜包衣工艺,改变传统藏药几千年来大、黑、粗的外观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摘取国际发明金奖,成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入列国家首批创新企业,入选国家保密品种,实现了一项项藏药科技史上零的突破。在全国外用止痛药市场,奇正藏药连续七年销售排名第一,带动了西医专家乃至市场对于藏医药文化的认知。

以利他之举投身光彩扶贫

    1995,中国光彩事业组织中国民营企业考察团前往西藏,雷菊芳被光彩事业“义利兼顾”的理念所打动,认定这将有别于输血性质的救急性资助项目,将会开掘贫困地区社会财富的源泉,将会长效改变贫困地区的面貌。雷菊芳植下了光彩事业在藏的第一颗种子,十五年过去,光彩事业在西藏扎下了根基,奇正藏药的“生命之树”也茁壮成长,项目成功运行至今。

然而,奇正藏药当年面对的情形是严峻的。西藏没有铁路,在平均海拔4000的世界屋脊上,全凭汽车进行几千里路程的物资转运。秋季,大雪封山;夏季,不时有山体塌方,泥石流拦路,汽车五六天只能冒险跑三四百里路程。高寒缺氧的地域特性使内地人难以适应,人才更难于在这恶劣的自然环境坚守,尤其年龄偏大的专家、教授更不敢轻易涉足。能源缺乏,电力供应不正常,维修技术空白也困扰着企业。某些较精密的设备一旦出现小问题,需要更换零部件时,就必须得返回内地采购再带上维修人员奔赴现场,在一些地区,根本没有科技服务人才,即使普通一台486586电脑出点小故障,也得运到内地维修。然而奇正藏药却坚守了下来。

    奇正藏药以持续积累的产业能力和基础,成为藏药龙头企业,推动了藏区核心支柱产业的发展。奇正藏药入列中国民营企业纳税百强第66强,连续数年成为西藏自治区及拉萨市的纳税大户和先进企业,并在制造业企业中纳税排名第一。通过藏药产业的开发,奇正藏药实现了光彩事业扶贫开发的根本目标,被誉为光彩援藏的一面旗帜。

作为甘肃的企业人,雷菊芳始终不忘要为甘肃做点事情。奇正藏药的第三座药厂是在榆中县投建的光彩项目。为了这个厂,雷菊芳思想斗争了很久。她每次西藏路过成都,成都开发区的同志都要热情地请她吃饭。雷菊芳心里清楚,他们是想让她把工厂建到成都,而那里的条件也确实诱人。但她最终还是下决心在榆中县买了200多亩地,心为甘肃做点事。公司财务为此算了一笔账,如果把工厂建在榆中,奇正藏药每年将多投入600万元。但她不为所动。因为她知道,西部特别是西部贫穷的地区更需要付出,也许这种付出意味着更多的艰辛和代价。如今,奇正藏药在榆中的药厂已成为当地重要的经济力量,为当地经济作出的贡献年年在增长。

    在藏医药领域践行光彩事业十几年,雷菊芳恪守她的利他之志,多年累计投入6500多万用于藏区医疗、教育、扶贫、赈灾等公益事业,2007年,奇正藏药还在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名下,设立专项基金,有系统地投入公益事业。

以利他之行融合民族情谊

雷菊芳认为,任何一个民族的社会进步都将和产业的进步密不可分,而产业进步又离不开本土企业和本土人才的锻造,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少数民族青年是形成本土人才的核心力量。雷菊芳说:“培养人才是一种责任和义务,只有培养了人才,我才觉得对西部真正有了贡献。这些孩子现在在奇正藏药成长,将来如果能够带动一批人才成为西部企业的领军人物,那时候相信他们会为自己自豪。”雷菊芳以培养他人的利他之行在企业融汇了一段段深情故事。

雷菊芳在跨越甘肃和西藏创办企业的过程中,积极吸纳国内知名学府的藏族大学生、研究生就业,不断加大培养藏、汉、回、门巴等多民族复合型人才,使一批本土骨干员工成长起来。在2008年度全国“创建学习型组织,争做知识型职工”活动中,奇正藏药林芝制造中心员工边巴次仁荣获“全国知识型职工优秀个人”称号。当年,奇正藏药在西藏林芝投建工厂时,先后几年里招收了四批当地少数民族残疾人,缓解了当地政府的就业难题。这些残疾人在奇正藏药有了稳定的收入,2006年,奇正藏药在西藏林芝设计兴建职工公寓,残疾职工都优先住进了别墅房,如今,这些残疾职工都成为了家庭的经济支柱,因为光彩项目的落户使他们拥有了生命的尊严。

雷菊芳在对藏医药文化智慧深刻理解和东方文明潜心学习的基础上,形成了企业向善利他,正道正业的文化体系,不断创造和完善了“传承力、创新力、品牌力、营销力、执行力、文化力”的企业内在核心能力体系,奠定了企业持续发展的产业能力和基础,支撑奇正藏药通过研发创新与制造技术的创新追求持久、强劲的产品力,积淀了独有的企业内涵,推动着奇正藏药一步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不断发展壮大。雷菊芳感恩西部,因为正是在西部,使她的企业在差异化的资源上、文化上,在价值观上,都得到了养护,获得了内心的智慧,使得奇正藏药能够比较从容地面对大起大落的经济和社会各种表象,展现企业家的智慧特质,何尝不是雷菊芳奉献的另一种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