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宣传
勇立潮头逐浪行 ——江苏镇江船厂董事长郭琰

摘要:江苏镇江船厂是江苏省历史最悠久的船厂,坚持“特色经营、错位发展、差异竞争”的经营方针,集团公司的生产能力大幅度提升,瞄准世界特种工程船舶的前沿水平,开发设计50多种自主设计船型,创造了“26项中国第一”,至今国内全回转船舶的新品都由镇江船厂首创,建造总量位居“中国第一、世界第二”。2011年,镇江船厂获得全国工商联科技创新企业奖。

镇江船厂于1951525日在北固山古甘露寺下建厂,是江苏省历史最悠久的船厂,也是江苏省第一家造船类高新技术企业,现已成为我国特种工程船舶建造领域,具有良好品牌形象和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专业化制造商。

整体大搬迁  凤凰欲涅磐

上世纪九十年代,长江主航道因为泥沙的淤积,已经北移,镇江船厂只在一条夹江的旁边,已经无法承接大型船舶。而在著名的风景名胜区脚下,一座紧邻的船厂已经破坏了风景的协调,机器轰鸣声也影响游客的游览。

为了镇江城市的发展,还古城一个“绿肺”,镇江船厂毅然退城进区。2003418日,镇江船厂整体搬迁至长江龙门口润扬长江公路大桥东侧。在郭琰的领导和组织下,搬迁工作井然有序,紧张而高效,一个按正常时间需要2年完工的工程,9个月实现拆一个厂、建一个厂、搬一个厂,没一人下岗,生产未停一天,没有一起工伤事故,当年经济效益指标创历史之最……镇江船厂顺利完成了企业凤凰涅槃般“二次创业”历程。

搬迁后的镇江船厂,水口深了、码头大了、厂房高了,一切都是新的。厂区现占地近500亩,设有50000吨级、20000吨级和5000吨级船台各一座,船台最大起重能力为400t;设有150×20m240×20m固定码头各一座,码头起重能力为30t。生产工艺流程按现代造船模式布局,设船体工程部、舾装工程部和涂装工程部,建有室内作业车间82000,成为按“壳、舾、涂一体化”生产以及“设计、生产、管理”一体化运行的船舶总装厂。

然而,搬迁之后,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上游和下游的城市,都在不断地建造船厂,仅江苏省,大大小小的船厂,就新建了800多个,面对市场残酷的竞争,镇江船厂怎么办?

厂里的船舶设计研究所所长看到郭琰一直眺望着远方,目光中流露出忧虑,他走到郭琰身边关切地问:“郭总,您是不是还在留恋那个老厂?”

“不是,我是在想我们的发展方向,我要对得起我们这个老厂,要对得起为船厂发展奉献了几代青春的老一辈干部职工,要对得起我们的继任者,我是在想如何把镇江船厂发展成为一个百年强企!”郭琰语调不高,却充满自信。

所长还是有些担心地说:“前段时间,我到上游和下游都跑了一下。据预测,今后5年,全国将有6000家造船厂,江苏省将有1200多家,论资金实力和规模,咱们比不过很多大企业,要发展很难啊!”

郭琰继续说道:“我觉得我们不能盲从,不能放弃自己的特色,要迎难而上,在科技中求生存、创新中谋发展。我们的理念应该是:‘特色经营、差异竞争,错位发展’。”

一向内敛的船研所长,脱口叫好:“以特取胜!这个想法太好了!”

郭琰看到所长兴奋的样子,仿佛受到了感染,他提高了嗓门说:“我们要把我们厂在多功能全回转工作船和多用途海洋工程船的优势放大,形成自己的特色和品牌!”

这时,其他几位工程技术人员也围拢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对于镇江船厂如何走特色化发展道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此情此景,就像是在开一场现场会。

啃下硬骨头  迈上新台阶

镇江船厂搬迁后的一天清晨,工人们刚上班,就看到郭董事长带领着一帮工程技术人员打着背包来到厂里。原来,新厂承接的第一批造船订单,就是荷兰的375米海洋石油平台供应船,这是当时国内制造的最先进特种海洋工程船舶:一人桥楼、无人机舱,所有的阀件都由计算机控制,自动化程度非常高。

这是镇江船厂打翻身仗的契机,必须全力以赴。郭琰认为,自己必须与科研技术人员一起同吃同住,啃下这个硬骨头。

厂里没有宿舍,大家就在办公室里简单的搭个铺。他们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晚上一直干到12点才休息。饿了,吃点快餐和方便面,困了,就地打个盹,就这样,一天一天地磨,一个难点一个难点地攻。

这艘船果真是个硬骨头!先说工艺制造的难度,为了有效保证该船能满足无限航区的技术要求,他们通过对船体结构的强度计算、应力分析、线型设计等方法,把全船结构进行了总体优化,形成了具有镇江船厂特有的风格:船艏部采用V型线形、尾部采用扁平型线形。

船的设计先进了,但制作又有了难度。船艏柱的那块板,俗称“大鼻子”的地方,要是在以往,这个地方加工起来很简单,几十年都做过来,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这回不同了,它是由两个圆弧连接的马鞍型,要把这1米多宽的厚钢板,做成技术要求的形状,可让工程师们犯了难,怎么操作都不行。

负责工艺的夏进工程师记忆犹新,他回忆:按当时厂里的技术设备,要加工成双向曲度形状,是很难完成的。郭总就召集大家来想办法,有个师傅提议:用火工试一下,看看行不行?大家觉得可以试试,但厂里没有这么大的加工炉,郭琰一听,二话没说,快买!

炉子买来了,又是加热,又是模压,经过多次反复,终于做好了。

该船匹配的中央冷却系统、通风系统等设备,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技术含量很高。为了攻克这些难题,郭琰就把所有的研究人员集中起来,对该船设备匹配展开全面研究,将各种管路系统、通风系统、通导系统进行优化选型与匹配性设计,实现了船与设备的最佳匹配。对该船电站实行自动化控制,将电站管理与动力定位系统相衔接,保证了自动动力定位系统功能的实现。对全船机舱舱室布置进行统筹规划,他们运用动态三维干涉检验,合理地布置了舱室,有效解决了在狭窄空间里主机、辅机、配套设备和自动化控制装置安装和调试的困难。

陈伟忠是负责通风系统施工的工程师,他是南理工机电一体化专业毕业,实践能力特别强。可75米海洋供应船的施工却使他犯了难:要把通风、主机排烟管、电缆等通道都整合到一起,用最合理的功率、最节约的通道,完成整个系统,真是难上加难!

那段时间,他走路想的是通风系统,吃饭想的是通风系统,就连睡觉也不闲着,睡到半夜,常常在梦里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他就赶紧披衣下床,在图纸上画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陈伟忠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为荷兰VROON公司建造的375米海洋石油平台供应船,在郭琰和他的科研团队的辛勤努力下,终于竣工。该船主要用于为海上石油平台供给淡水、燃油、化学品等,具有装载、消防、拖拽等作业功能。这3艘船的建成,标志着镇江船厂的船舶建造水平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少了镇江船  港口玩不转

港口经济、现代物流,是城市热捧的经济增长极。造船有句流行的话叫“少了镇江船,港口玩不转。”

全国船厂有七八千家,为何港口唯独离不开镇江造的船?原来,所有的船进港需要有船来引航,靠码头也需要有船顶拖,没有拖船,港内外的船动弹不得,港就成了死港。拖船作业能力的大小直接决定着港口功能的强弱,可以说,拖船就是港口的生命力。这种用于港口作业的船叫全回转拖船。镇江船厂就生产这种具有高科技含量的全回转拖船,占全国拖船市场七成以上份额镇江船厂的全回转拖船重五六百吨,可开起来就像在马路上开小汽车一样灵活。

镇江船厂主要生产全回转拖船和海洋工程船等特种船,是国内唯一一家具有特种工程船自主研发设计能力的企业。世界经济疲软,航运降温,现在直接影响到国内造船业。特种船主要用于工程作业而非货运,镇江船厂的全回转拖船和海洋工程船技术水平与世界同步,所以镇江船厂目前还未受影响。镇江船厂一直注意差别化竞争,以技术取胜。全回转拖船的销量和技术在世界都排名前二,具有相当的话语权。在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世界造船业面临严冬,但镇江船厂的特种船需求还能保持增长态势,目前在手订单高达89艘。

凭着一股发奋前行的毅力,凭着对市场定位的准确研判,郭琰和他的科研创新团队,紧紧抓住全回转特种顶推船系列产品研发早、总量大、技术领先的优势,把做优做强这一拳头产品作为企业的发展路径,巩固在这一细分市场的领头羊地位,努力扩大市场份额。目前,镇江船厂已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多功能全回转工作船专业制造商,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70%,产品科技含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镇江船厂的“蓝波”品牌已名副其实成为我国特种工程船舶领域响当当的品牌。

他们把极具潜力的多用途海洋工程船作为企业错位发展的又一支点,着力研发,全面进军国际市场,产品空间进一步拓展,产品档次大幅提升,企业特种工程船舶专业化制造的市场定位更加清晰。

5年来,他们通过自主研发和合作开发等形势,成功建造了61米、64米、71米和75米海洋特种三用工程船,产品性能不断跨越,产品功率不断提升,形成了起锚、供应、拖带、守护、救助、维修等产品的系列化研发建造能力,形成了自主知识产权,提升了产品的国际市场核心竞争力,一举成为国内外海洋工程船知名的专业制造商。

在承接了造船任务后,他们并不是墨守成规,而是不断地根据不同海域的特点,在工程船的设计和制造中,向船东提出各种合理化建议,从而使他们承接的工程船附加了多种功能,做到了一船多能、一船多用。比如,在北方海域使用的,增加破冰功能;在码头使用的,增加引航功能和旅游观光功能。2011年,当有媒体报道,渤海海域溢油事件后,作为一个创新型企业的当家人,郭琰以其敏锐的洞察力,第一个反应,就是要给多用途海洋工程船增加污油回收功能。他立即要求进行有针对性的研究,形成技术储备,通过推介,各大港口的船东都非常振奋,一船多用,何乐不为?在全回转工作船市场,镇江船厂占有了70%以上的份额。

2008年底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相对其他船厂无单可接的情况,镇江船厂因“特色经营、差异竞争、错位发展”而订单饱满。但是厂里的船台明显不够用了,怎么办?

郭琰心里异常焦急!他经常深入生产现场,查看每个犄角旮旯,思考着如何整合现有场地资源。

20107月的一天,当郭琰走到400吨龙门吊下时,他停下了脚步。他抬头仰望着龙门吊,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闪,他赶紧三步并着两步回到办公室,向其他领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全回转工作船船体重量一般在320吨左右,其结构强度完全能满足整体起吊要求,为何不用400吨门吊直接起吊下水?”大家觉得有道理,说:“可以试试!”郭琰说:“不是试,要一举成功!”他把工程师们都召集起来,经过多次反复研究,进行具体论证,决定采用这一全新的下水工艺!

201124日,全回转工作船“国投3号”,首次采用了空中吊装入水的新工艺。那天,码头上站满了人,大家都为这一最新的工艺技术改进叫好!只见巨型行吊把船体轻轻吊起,慢慢移动,然后再轻轻放到江面上。一次奇想,终于变成现实。这一新工艺,不但节约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环保、安全,更为重要的是不占用船台进行总装,为船舶建造突破船台制约开辟了新的途径,这对于镇江船厂提升产能、实现大批量生产了决定性的作用。

望着成功吊装入水的新船,郭琰笑了,参与论证的工程师们都笑了!

在家大孝子  企业好家长

镇江船厂的干部职工个个知道:郭琰是个大孝子。

至今,她那年迈的母亲,谈起郭琰,言语中都充满自豪。

郭琰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工作后,更是要求进步。平时,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他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工作上。但是,不管每天怎么忙,都要抽空回家探望;每逢出差,都给父亲、母亲打电话报平安。

2007年,80岁的老父亲病危住院治疗。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他安排好工作后,每天都要去医院,陪父亲说话,给父亲按摩……使年迈的父亲心灵上得到很大的安慰。

20081021日,父亲溘然病逝。正当郭琰悲痛欲绝之时,国内一家大型国企集团决定于1023日来厂里签订合同。

这是国内第一艘76米海洋工程船,技术含量高,是海洋特种工程船的顶级产品。这家集团公司对此船寄予厚望,已经在国内寻找了两年,最后,经过多方论证,才定点在镇江建造。

郭琰也非常重视这次的合作,他把这艘船的建造任务,作为打开国内海供船市场的重要窗口。郭琰叮嘱下属不要透露父亲病逝的消息,他将悲痛强压在心底,一直坚持到圆满签约后,才匆匆回家处理父亲的丧事。

对家人如此,对厂里的职工,郭琰也是一片真情。他对那些为工厂发展出过力、建过功的职工说,船厂永远是你们的靠山!船厂2004年改制时,他就承诺:职工年收入随着企业经济效益的增长,年递增不低于18%。几年来,他一直兑现着自己的承诺,四年进行了三次分配制度的改革,同时引入市场机制,向工程技术人员和一线职工倾斜,大幅提高作业单价。职工人均年收入从原来的不足1万元增加到去年的6万多元。

真心真意对待职工是最好的思想政治工作。企业对职工的一份关爱,一份真情,换来的是职工对企业十份的挚爱和回报。船厂搬迁时,他们舍小家为船厂,义务奉献忙搬厂;遇到生产高峰时,工厂一声号召,他们可以连续140天住厂而无一句怨言;企业改制时,他们在职代会上以无记名投票方式,100%拥护经营层带领大家继续往前走。

分管后勤管理的副总徐桂忠,不无自豪地说:在全国船厂大批上马的时候,各个船厂最缺的是人才,但我们厂150多名专业设计和研发团队,没有一个跳槽的,没有一个走穴的,郭总的“以情留人,以舞台留人”留住的是大家的心啊!就是这些一心以厂为家的技术人员,不断创新,创造了我国特种工程船领域26项中国第一!

分管技术的常务副总邹耀明就是在这样的一种团队氛围中,从普通工程技术人员成长起来的。去年,为了适应现代造船模式,他把自己的研究生论文定为船舶数字区域模块化设计与制造,针对三维建模的编码系统,他日以继夜,查资料,改方案,结合工作实践,写出了高质量的论文,并由此为厂里建立三维建模虚拟造船计算机系统奠定了基础。

作为企业副总兼总工程师的张言才,看到了数字造船的趋势,在郭琰董事长的带领下,他开始了数字化造船工作的推进。他成立科技攻关组,与江苏科技大学进行合作,利用多平台综合设计优化船型结构和控制系统,再造生产流程。合作实施了“基于数字化设计制造技术的大功率多功能深海石油平台支援船研发项目”,该项目于200810月被列为省重大科技成果转化项目,获得了1200万元的专项支持,研发成果获得了镇江市的最高科技奖项——“自主创新成果奖”。该项目目前已进入产业化阶段,后续产品的订单已经承接。该项目的推进,是对研发理念和设计手段的一次再创新,是面对市场的一次主动的创新技术储备,为提升产品国际市场核心竞争力,抵御金融危机给造船业带来的冲击,实现企业可持续发展夯实了基础……